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文博会)官方网站名称 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文博会)官方网站名称
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文博会)官方网站

主展场: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老馆) 2017年9月11日-9月13日    主展场免费参观、现场领票进入 | 详细时间 | 交通路线

English

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文博会)官方网站徽标 中国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文博会)官方网站徽标

所在位置:首页 > 论坛会议 > 论坛峰会动态 > 正文

加速出版科技融合 推动行业转型升级 ——5G时代出版业发展前景的思考

分享到: 2017年09月19日  来源:文博会官网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副司长   冯宏声

关于5G,最新提及该技术的相关文件是《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持续释放内需潜力的指导意见》,其中提到要“推动信息基础设施提速升级”,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力度,加快第五代移动通信(5G)标准研究、技术试验和产业推进,力争2020年启动商用。同样在这份文件中,也明确提出了对信息内容建设的要求。可以说,这份文件充分体现了加速信息与技术融合的思路。对出版业有着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关于5G
1.什么是5G。
        5G,第五代移动通信系统,是移动通信技术的主要发展方向,是未来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构建下一代信息技术体系的基础。
        5G网络有很多特点,最主要的是三个特点:
        (1)高速率enhanced mobile broadband (eMBB)
        (2)大容量Massive Machine Type Communication(mMTC)
        (3)低时延Ultra Reliable Low Latency Communications(URLLC)
2.会有哪些应用。
        (1)高速率:目标是最大10Gbps(defined by METIS)。
如此高的速率可以支持什么应用呢?
        ——高速上传下载
        ——3D视频、4K甚至8K视频流的实时播放
        ——结合云技术,工作、生活和娱乐全都交给云
        ——AR,VR与游戏生活相结合
        ——媒体泛在(Media everywhere)改变媒体传播方式
        (2)大容量:可容纳的数据体量与规模巨大。
        目前,移动互联网接入设备几何级增多。受限于终端的功耗以及无线网络的覆盖不足,广域物联网仍处于初期状态。针对广域物联网的窄带物联网技术,将通过一系列技术方法实现终端耗电量的降低,并能够支持更多的终端接入。以5G支持的物联网为基础,可以实现:
        ——智慧城市
        ——智慧家居
        ——智慧电网
        ——智慧农业
        ——智慧物流
        (3)低时延:信号传递的时差越来越小。
        5G网络的成熟,将会使时延降到更低,会为更多对时延要求极致的应用提供土壤。低时延、高可靠的应用:
        ——远程医疗手术
        ——远程驾驶
        ——车联网自动驾驶
        ——工业控制
 
二、技术的逻辑:关于技术的层级
        5G是下一代信息社会建设的基础,也是人类迈入信息文明的基石。但是,更需要基于5G技术,构建完整的信息技术体系。
1.历史:技术分层是规律,技术的能量转化需要传导过程。
        人类社会的发展,基础科学是重要的发展底盘。不管哪一种新技术,它的能量要逐层传导到最终的应用层,形成规模化生产,融入社会生活,都需要一个转化过程。
        法拉第1831年发明电动机,50年后,特斯拉在1882年发明交流电发电机,10年后,1892年汤姆休斯顿公司与爱迪生电力照明公司合并成立了通用电气公司。之后的几十年里,基于电力这个基础资源,才衍生出电灯、电报、电话、电视机、电动车等等产业。
2.现在:支撑互联网的相关技术也是分层级的。
        我们被互联网应用层各种企业吸引着,越来越关注飞起来的风口概念。然而,所谓风口,其深层次都是移动通信技术挖出来的。
        以通信技术、相关协议为支撑的互联网技术应用体系,又会再分出层次来。5G属于技术体系中的基础设施层。IAAS,PAAS,SAAS层,从基础的接入层,实现多终端的连接;到中间的平台层,实现多终端的交流;然后才是顶端服务层,实现满足各种需求的服务。

图1:现行互联网技术体系示意图

3.将来:5G之后的技术发展会更加关注信息内容本身。
        目前的互联网技术体系架构可确保信息实现传递;下一步则要针对信息本身的管理发展技术。要确保信息从甲到乙的传递过程中,各种符号所蕴含的信息、数据与知识不衰减,确保交流无障碍。
        推动内容技术的目的:一是形成感知与认知的集体共识,二是不断提高个体思维活动能力,三是建造平台提高群体思维活动能力。最终人类才能实现大规模的交流解放,建成打开更多秘密的巴别塔。

图2:内容互联网的技术体系示意图

在以通讯技术为基础的互联网技术体系建设不断完备后,互联网将进入“内容互联网”建设阶段。
        内容互联网建设需要一套完整的技术体系支撑。
        内容供应方的本地部署,将包括:必备的信息内容管理协议、内容编码技术作为核心;以知识体系建设作为“内容的操作系统”,实现对内容采取各种操作动作的基础;内容生产线;内容质量控制与检测技术;碎片化版权资产管理与收益管理的标准、工具及系统。
        而在云端,将由内容存储作为基础;各种内容渠道作为内容接入层;相关内容投送平台作为内容互联网的平台层;以各种不同形态的产品为纽带,建设服务层。
        最终满足对生产、研究、生活的内容需求。
        技术挖的沟,靠内容填入。
4.未来:信息社会生态。
        通讯:告别语音信道,进入纯流量时代,移动互联网成主导。通信通道不再捆绑固定的通信终端,万物可传信(交流、指令)。
        存储:下载概念不存在,网络就是硬盘,数据实时在线。
        设备:各种设备都可以上网,从智能手机扩展到了一切有数据交换或通讯需求的设备。
        界面:消费的入口。有屏之处皆可交流信息,《三体》中“墙媒”场景将成为现实。
        社交:社交概念升级。生活与生产都需要通过社交。打电话的概念不存在,人名背后有编码快速连接,手机通讯录变化为泛在搜索。
        服务:消费升级,移动通信终端、可穿戴设备、数字家庭产品等新型信息产品,以及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智能网联汽车、智能服务机器人、智能教师、智能办公助手等创新应用,大量涌现。
        信息技术的升级不是孤立的,而是同硬件系统,软件系统等相互消费,相互促进,一起构成的社会技术生态系统升级。
 
三、信息的逻辑:关于对信息的认识
        人类一直处在广义的信息社会中,正在迈进信息文明。通信技术和出版业一起,一直推动人类在信息社会建设的维度上不断进步。
        人类之所以成为一种强大的物种,靠的是个体智能与群体协作所产生的能量,这两者又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为实现协作,复杂而准确的交流是必不可少的,为与其他个体交流,每个个体都要不断提升自己的智力水平;开展交流的前提、进行智力活动的基础,是人类具有思维能力,各种复杂的思维活动产生思维结果,产生信息。
1.在信息的生命周期中,出版参与了信息的表达与表现。
        信息的生命周期有两个大的阶段:一是客观事物在人脑中初始信息的形成(包括感知信息与认知信息),这是抽象信息阶段;二是信息的表达与表现(内容、数据、文献、知识),这是具象信息阶段。之后,信息的应用将推动人类进入智能与智慧的发展阶段。

图3:信息生命周期示意图

2.出版与具象化信息各环节的对应。
        内容:是思想的表达。内容是思想(即思维活动结果)的表达,是具象的,但不是物理状态,是虚拟状态的。信息在虚拟状态下“稳定、固定”下来,成为内容,为实现信息的稳定传递奠定基础。出版业的产品核心一直是虚拟内容。
        数据:是内容的封装。借助文字、数字、语音、图像、视频等各种符号——即虚拟容器,初始信息被封装成数据。出版业一直在运用各种符号,封装各类信息,形成虚拟内容,完成数据生产,进行再组装、再加工,成为完整产品,送达用户。
        文献:是数据的汇聚。文献是各种形式书报刊、档案等出版物的总和,是信息广泛传播的基础。文献将数据规范化、有序地组合并装入实体载体,是数据的沉淀与聚合,初始信息变成可重复利用、有价值的有序信息。出版业是文献的主要生产供应者。
        知识:是基于文献的提炼。知识是高级形态的信息,文献是知识的出入口。信息在经历了从抽象到具象,经历了“封装—压缩—聚合—结构化”之后,人类反其道行之,逐层“打开文献—打开数据—打开虚拟容器”,逆向完成从具象到抽象的过程,挖掘出最有价值的信息,即知识。出版业是知识服务供应者。
3.知识的两个方向。
        一些知识,具有一定逻辑性,具有可重复利用的价值,将形成标准化的方法与工具。在漫长进化过程中,这些方法类的知识,成为各种技术的核心,用来指挥知识(高级信息)的应用,知识外化成为工具;在工具支持下,思维活动不断解放,迈向更加复杂的境界。工具本身蕴含知识,为生产生活活动赋予能量,这就是智能。
        智能,是人类思维活动的解放,是可共享、可复制、具有一定逻辑性的思维活动能力。人类可以借助机器解放这部分重复性脑力劳动,这就是综合多种学科的人工智能。
        另一些知识,支持人类开展更加复杂的、随机性更强、打破原有逻辑的创新性思维活动,产生新的知识。工具化的知识,蕴含了知识的工具,解放了人类,让人类的大脑腾出思考空间,支持人类开展更加复杂的思维活动,产生更多的知识,这就是智慧。
        智慧,是人类探索未知领域的创新,发现与创造新的信息、沉淀数据、提炼新的知识,实现人类的进步。智慧,支持人类登上新文明阶段的台阶。
4.出版与智能、智慧。
        一方面,出版业沉淀各种原理型、经验型知识,支持逻辑性、理性的智能活动,当前火热的人工智能是跨学科的,其中很重要的语义分析、机器学习等部分,出版业都可以参与支持;另一方面,出版业汇聚方法型知识,支持非逻辑性、感性的创造,支持各种智慧火花的沉淀与交流,为人类的智慧发展提供支撑。
5.出版业要融入互联网的管理。
        旨在实现“高效的信息交流”的互联网,技术体系是分层的,其管理,体现为不同层级的编码管理协议:地址编码、信息编码、关联编码,类似于人类现实世界的地址管理、人的管理、关系的管理。
        信息编码的协议:不同种类的信息,不同概念维度的信息,应当如何管理。这其中,出版业要有话语权。
        关联编码的协议:关联编码应当有多种类型,其中,信息与信息之间、信息与地址之间的关联关系类编码,出版业要积极参与,要去挖掘更多可能性,基于ISLI标准,创造新的应用标准。
 
四、政策的逻辑:关于出版业转型升级的政策推动
        出版与互联网融合、与科技融合,不是新课题,是历史规律。在新技术时代,出版与新技术的融合,是完成“推动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这一任务的基础。党和政府一直高度重视这项工作。
1.2013-2014年,启动。
        2013年8月,在中宣部指导下,总局和财政部相关部门密切配合,以央企先行、全行业铺开,正式启动转型升级。
        2013年9月,财政部文资办下发《关于做好中央文化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项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编制的通知》,明确支持:内容资源建设、软件配备、硬件购置。总局数字出版司配发《关于中央文化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项目技术需求的编制说明》。
        ——资源:编码工具及系统。
        ——生产:加工、管理、协编、发布,四环节工具。
        2014年4月,两部合发《推动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部署工作任务。
        ——标准:贯彻国家标准,推动项目标准;强化企业标准。
        ——装备:生产线(数字化加工、资源管理、协同编纂、产品发布);资源(编码嵌入、编码管理);版权资产管理。
        ——平台:版权运营,用户管理,服务项目。
        ——模式:大众、专业(知识服务)、教育(数字课堂、电子书包与在线教育)。
2.2015-2016年,推动。
        央企:重点推动知识服务,知识分类体系、知识资源数据库、运营平台建设;兼顾出版发行对接的准备,推动CNONIX标准。
        行业:重点推动数字化、数据化,探索智能化。
        技术研发:国家数字复合出版系统工程,2016年完成1.0阶段性开发;数字版权保护技术研发工程,2016年全面完工;ISLI国际标准研制项目;CNONIX标准研制项目。

图4 复合出版系统工程总体架构

技术成果:形成了对资源编码管理、对出版发行数据共享、生产数字化(流程再造、业务再造,而非简单的产品数字化)、数字化与网络化运营的初步支撑,研发出支持知识服务的部分技术成果。
         成果归纳:广泛征集意见基础上,发布《新闻出版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软件系统需求框架(2016版)》,通过申报评审确定《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软件技术服务商推荐名录(2016)》,公布首批《新闻出版业科技与标准重点实验室目录》。
         技术应用:包括复合出版工程成果应用试点工作,ISLI/MPR标准应用试点示范、CNONIX标准试点示范、知识服务模式试点工作。在2016年逐步汇总成果、整合成为大数据应用工程。
3.2016-2017年,纵深推进。
         2017年总局与财政部合发《关于深化新闻出版业数字化转型升级工作的通知》,提出五项任务。
         ——优化装备计划:划分为必备、优选、可选装备;
         ——数据共享计划:信息中心建枢纽,出版发行单位共建体系;
         ——知识服务计划:研究院建枢纽,内容企业、技术企业共建;
         ——出版创新计划:依托实验室,开展技术创新与应用;
         ——千人培养计划:加速人才培养。
4.回顾与归纳。
         总任务:在信息技术应用层,做好信息内容“生产、管理、运营”,与通信技术更加契合,以“内容+”助推完整的“互联网+”。
总目标:转型升级与融合发展,改造行业内部与融入外部行业。
         转型:从内容产品生产转型为信息内容服务,高端形态为知识服务;行业产业链优化,企业组织机构结构改造、业务构成流程再造;提供高附加值产品与服务;创新营利点与改造运行机制。根本是思想理念创新。
         转型,是产品转型,目标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升级:延伸产业链与价值链;新产业链上从低级别节点升级为高级别节点(行业/企业);行业技术装备升级;行业资本市场不断成熟;经营模式多元化、外向型;建设并完善行业新生态系统,实现多维度、多层次的信息内容服务。根本是总体布局拓宽。
         升级,是主体升级,目标是供应商、运营商、服务商。
 
五、更多相关政策
1.直接政策。
         习近平、刘云山等中央领导讲话,奇葆同志在全国出版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都要求加速与科技融合,推动传统新兴媒体融合发展。
         《十三五文化改革规划发展纲要》,《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十三五发展规划》要求加速出版科技融合,对推动新闻出版业数字化、数据化、智能化做出部署。
2.相关政策。
         包括国民经济十三五规划,以及针对“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应用的相关政策。
         特别是近期下发的两个文件。
         (1)《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国务院,7.20印发。
         ——基础理论,包括:大数据智能;跨媒体感知计算;混合增强智能;群体智能;自主协同控制与优化决策;高级机器学习;类脑智能计算;量子智能计算。
         ——关键共性技术,包括:知识计算引擎与知识服务技术;跨媒体分析推理技术;群体智能;混合增强智能新架构和新技术;自主无人系统的智能技术;虚拟现实智能建模技术;智能计算芯片与系统;自然语言处理(NLP)技术。
         ——智能化基础设施,包括:网络基础设施;大数据基础设施;高效能计算基础设施。
         ——基础支撑平台,包括:人工智能开源软硬件基础平台;群体智能服务平台;混合增强智能支撑平台;自主无人系统支撑平台;人工智能基础数据与安全监测平台。
         (2)《关于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持续释放内需潜力的指导意见》国务院,8.24印发。
         总体目标:到2020年,信息消费6万亿元,信息服务能力增强,拉动相关领域产出达15万亿元。完善高速、移动、安全、泛在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基于网络平台的新型消费快速成长。
         重点领域:生活类信息消费;公共服务类信息消费;行业类信息消费;新型信息产品消费(智能化、高端化、融合化)。
         提高信息消费供给侧的供给水平:提出,推广数字家庭产品、拓展电子产品应用、提升信息技术服务能力、丰富数字创意内容和服务、壮大在线教育和健康医疗、扩大电子商务服务领域。
         其中,关于丰富数字创意内容和服务,提出由文化部、中央网信办、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负责,实施数字内容创新发展工程。
         具体任务包括:
         ——实施数字内容创新发展工程,加快文化资源的数字化转换及开发利用。
         ——构建新型、优质的数字文化服务体系,推动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深度融合、创新发展。
         ——支持原创网络作品创作,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推动优秀作品网络传播。
         ——扶持一批重点文艺网站,拓展数字影音、动漫游戏、网络文学等数字文化内容,丰富高清、互动等视频节目,培育形成一批拥有较强实力的数字创新企业。
         ——发展交互式网络电视(IPTV)、手机电视、有线电视网宽带服务等融合性业务。
         ——支持用市场化方式发展知识分享平台,打造集智创新、灵活就业的服务新业态。
 
六、5G时代的展望:加速出版与科技融合
1.基本认识:内容与技术相互依存。
         ——内容,让信息技术具有价值。
         ——知识,让信息内容具有能量。
         ——文化,让知识更具有人文性。
         ——思想,让文化更具有生命力。
         所以,内容离不开技术,否则寸步难行,走不远;但是,技术也离不开内容,否则无从找到方向。
2技术应用:转型升级进程中如何与技术相处。
         一是,技术的应用要“有节制”。符合需求的才是最好的,适合的才是最好的。画油画就要用油画笔,别买钢笔;画国画用毛笔别用圆珠笔;但是铅笔是打底稿用的,基本上属于必备装备。
         出版社也要有类似的考虑。技术装备的配置,要放眼长远、兼顾当下,分出必备、优选与可选。
         要先想明白内容产品的表现与呈现、内容服务场景是怎样的,再选工具,先胸中有成竹,再选笔墨纸砚。
         有节制,一方面是要量力而行的意思,另一方面是要减少技术应用的过重,做到对用户的“不干扰”,不能让用户有压力。
         二是,技术的应用要“有改造”。要大胆试用和改造工具,钢笔笔尖打个弯,就可以有不同粗细,会产生特殊效果;钢笔的笔尖换成软的材料,就跟毛笔一样用,这是根据实践使用改造工具。
         出版社要学会把不趁手的工具改造成趁手工具,用我们对表现与呈现结果的想象力引导工具改造。
         有改造,最基本的要求是,出版社必须有人亲自上手,不能把其他出版社的现成的技术工具与系统拿过来直接用,不能将业务工作交给技术企业去做,一定要编辑亲自试用。
         三是,技术的应用要“有创意”。这跟技术供应方没关系,用油画笔,但是用中国画技法;用毛笔,但是用西方的立体画技法,会产生新的作品形态,这就是创意。
         出版社要把新技术先弄懂弄会弄熟,再去考虑可以怎么玩儿这些新工具。看到互联网企业的新模式,别光眼馋,也别盲动,要以他山石、琢我手中玉。
         有创意,先要充分吃透技术,更重要的是找回对文化传承、对知识传播的初心,回到对内容的充分理解与认知上,将内容碎片化、素材化、资源化,实现结构化、知识化,成为源源不断的水流,用技术做出各种容器,用技术挖出各种河道,用技术炒出各种菜式。
3.对5G时代出版业的展望。
         围绕前面概括的5G的特点:
         (1)高速率:
         ——高速上传下载;3D视频,高质量视频流的实时播放;无硬盘时代;AR,VR与游戏生活相结合;媒体无所不在。
         新闻出版与广播影视的结合会更加紧密。信息产业将可以被划分成:信息技术产业与信息内容产业。
         相应的变化是:
         一是内容的呈现方式更多样,内容产品形态更真实,更形象化。
         资讯,将更加身临其境,调取新闻周边知识更加便捷,场景跨时空的图像叠加等,会更加常见,消费者的第一视角、主人公角色代入感,会不断增强;故事,更加倾向为娱乐化,更能满足人们的感官享受,抽象文字的阅读想象空间会压缩,用户自定义的故事场景会不断丰富,故事的要素,从素材库中调取更加便捷,同一个《红楼梦》会以不同风格的画面呈现,AR与VR体验更加多元化,定制化;知识服务更加精准,学习可以更加具象化、形象化,可以随时进入宇宙的视角,进入原子的视角,观看量子纠缠的动画,看到远古的恐龙,进入人体的血液观看红细胞白细胞如何工作。
         这些,一是需要更多的基础性素材,并且需要更为准确的、符合知识的素材,按照知识体系,多维度、分层次标引后,形成标准与规范,再去实现数字化、关联管理。二是需要与运营系统紧密结合,付费与调取的衔接更顺畅,对用户数据的汇聚要更加多样化,加强与供方标签的映射关联管理。三是对安全性的要求更高。
         二是内容的泛在化。
         进入新概念的“平面媒体”时代——只要有块平整的、可以显示图像的地方,就能够嵌入一个显示器(硬件或虚拟的)。地铁车厢的窗户、飞机上半部空间(三维投影)、家里冰箱的门、办公室以及家里的墙。内容泛在化,对内容需求更旺盛。技术的沟,内容填。
         这些,一是需要出版业对新的呈现技术迅速掌握,然后从内容出发,做好质量控制,不断更新呈现格式、数据封装与传输格式、交换数据项的标准,更有内容本身思想性、知识性的质量控制规范。二是需要出版业学会再设计、再编辑,很难做到一次制作多次发布,需要结合不同的消费场景,提供多元化的设计与编辑。三是需要跨渠道消费数据的整合汇总,内容供应方要掌握大数据工具,提高管理能力。
         (2)大容量
         ——智慧城市;智慧家居;智慧电网;智能农业;智慧交通;物流实时追踪,具体到位置……。
         出版业一方面要实现智慧出版(包括印刷发行以及未来的各种传输可能)的不断迭代。另一方面要深度参与智慧未来的建设。
         所有以智慧为定语的建设,都需要指令的传递,背后是各个领域的知识逻辑,实际上,所谓的智慧,更多是智能,是以经过验证的知识,去赋予各种设备以能量,使其能够自动完成逻辑性、规则化的运动,以规律性智力工具,解放人类的重复性智力活动,
         这些,对更加精准的知识资源/素材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对内容的需求规模也会越来越大,对内容关联管理的需求更大。
         (3)低时延
         ——远程医疗手术;远程驾驶;车联网自动驾驶;工业控制。
         5G的支持下,基于设备之间相互对话,会更加便捷与频繁,对于机器学习会更加有利。
         一是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将更加广泛。
         在AI发展的进程中,对自然语言的理解,是机器成长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功课;对知识的挖掘与理解,对知识的组织,对知识的规则化应用。AI的发展,有利于推动出版业对知识传播的高效化。
         AI的很多形态在逻辑上是在模仿出版。出版的成果物是类“人工智能”的。比如机器智能翻译,是词典的变形,用纸张这种“元器件”构成的字典,相当于“设备”,这个设备的逻辑是,在前面的字母表里按照一个固定的、规则化的字母顺序,找到你要查的单词的首字母,再逐层按照固定的、规则化的字母顺序,实际上逐步完成一个单词的拼写,随后,字典这个“设备”会计算一下,然后告诉你,通过字典这个“系统性设备集成”里的“传感器”,将前面的查询页的单词、对应到后面具体多少页码,去找到关于这个单词含义的完整解释。
         如果我们从“AI与人是合作关系”出发,可以有这样的认识:
         AI负责智能,人类负责智慧;
         AI负责逻辑,人类负责创新;
         AI负责守正,人类负责出奇。
         二是,知识服务将更加多元化。
         出版业掌握人工智能工具后,将提供更加多元化的知识服务:
         ——文献产品(独立的、整体的内容产品,含有知识的书报刊、电子出版物、电子书、数字图书馆等);
         ——知识产品(用户需求划分,如生活类、入门普及型、教育类、培训类、专业学术研究类、专业生产类;呈现划分,如文字、图片、图像、音频、视频、混排等);
         ——知识资源(知识元数据库、基础知识分类体系、知识图谱、主题词表、本体库等);
         ——知识工具(方法类知识管理工具,如知识学习与研究模型、知识组织模型、知识地图等);
         ——知识服务(教育、培训、知识检索、查询、咨询服务与解决方案供应服务等)。
         以知识服务为基础,形成更加多样性的外部行业的产品与服务,知识服务所依托的基础,技术上,基于5G低延时特性的、时时响应的性能;内容上,基于完整知识体系的、具备知识关联特性的性能,将产生一种基于知识、针对知识的“操作系统”。
 
         出版业要抓住政策机遇,抓住5G等底层信息技术又一次飞跃的机会,加速与科技融合,真正推动信息社会建设,在新的信息社会发展阶段,以优质的信息内容,保障互联网的全面安全,保障新技术时代的知识安全、国家文化安全。